本月最热文章
热点关键词

厨娘心思,一日三餐(晩餐篇)

地三鲜 2016-1-3 19:42:40 生活家 次阅读 查看评论

在厨娘的心里,家,应该就是爱人在厨房用心做好一顿饭菜,然后等着家人们回家吃饭。天黑了,家人前后回家了,温暖而桔黄的灯光下,弥漫着安心的饭菜香气,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,摆上那些恰逢他们心意的饭菜,边吃边聊着那些新鲜有趣或是陈年往事,就着可口的饭菜,身体和灵魂的饥饿都得到了满足,那些白天带回来的不良情绪也销声匿迹了。

恋味者的厨房

有人要加点饭,因为菜开胃;有人要喝点汤,觉得太鲜美;有人要喝点小酒,因为遇到了下酒菜,要尽兴。于是,时光在筷子穿梭碗碟间叮当滑过,大家吃饱喝足,意犹未尽,其它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,在悠长的岁月里,食物和亲情就这样润物细无声,随风潜入夜,用充实温暖的爱,滋养着家人之间的美好关系。

恋味者的厨房

在厨娘年少的味蕾记录里,那些美味都与那间爹妈的小厨房相拥在一起,那间又简易,又窄小的厨房,却在唇齿之间,留下关于年少食物的一切清纯的成长记忆。平房小院子里,邻着一面房墙,半腰斜披下半间不足五平的小屋,红色的砖墙上,有我们量身高刻下来的深深划痕,屋顶青灰的小瓦总被雨水染出古旧的青苔斑,青瓦丛中崛起的红砖烟囱似乎总是热的,冒着袅袅的,柔软的,淡灰色的,有着草木清香的炊烟。黄昏的时候,老娘总是拖着嗓声,用那带着绵绵长长曲曲折折的哩语像唱山歌一样唤着我们——回家吃饭啰。

其实,正在成长的我们,一直咽着口水,在不远处张望那烟囱,烟浓如奶白泛黄,滚滚涌出,知道老娘刚塞进出一把松树桠点火;烟淡微灰直冲冲的,知道柴火旺了,映红了娘的大脸盘;大火时,灶上父亲会很忙碌着,挥动着铁铲翻炒着,小厨房里热气腾腾,白雾般水汽弥漫着,那泛着橙黄的白炽灯泛着鸭蛋黄般的光晕。灶前的父亲,灶下的母亲,厨房的灶台,大锅煮饭,小锅烧菜,老旧的木碗柜,柜子里的瓶瓶罐罐,粗瓷碗碟,都定格在温馨荤黄的滤镜里。火小了,烟也淡了,软了,轻了,恋恋不舍地,缥缈而去。我们就是循着这飘向远方的炊烟香气,应着老娘的歌唤,飞奔回家。

饭菜都已摆上桌了,成长的饥饿,大灶的柴火饭,土里土气的菜籽油味,经爹妈烧煮的青菜萝卜豆腐,俭朴而味美的家常饭让味觉丰盈而灵敏,留在舌尖的愉悦如此清新明朗,一碗又一碗,一趟又一趟从小厨房往碗里加,肚里填,充实温暖,一直将成长的饥饿踹到九霄云外,直至我们的个子蹭蹭地往上长,如同地里的庄稼,施肥,雨露,阳光,抽穗,拔节,茁壮成长。

一池青菜

每个厨娘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厨房,那是家的胃,厨娘在那里,将平凡的食材烹制成美食。对厨娘来说,拥有一间自己身心自由的厨房,感谢过往自己和家人的辛勤付出,一切都是那么值得。

那里窗明几净,通透安静,有一扇可以看到外面树叶摇曳的大窗户,养一盆一年四季开花的三角梅,它们像过日子一样红火地开着,花团锦簇,小太阳鸟闻着我的饭香,会悄悄飞到花丛中采蜜,它们拖着娇滴滴的嗓音欢乐地“唧啾,唧啾——”,窗台上晾晒一些姜蒜和干辣椒,太阳光洒在上面,它们散发着喜庆丰收的香辣味。

一树红花

厨房的窗台下面养着两只乌龟,听我到嘭嘭地在砧上剁菜,它们就呼哧呼哧地伸长脖子,从白瓷缸里探出头来,两只黑爪子挂在缸沿贪馋地看着我。

实木的厨柜环绕在四周墙边,它们越用越淳朴,散发着饭菜的沉香,有着红烧的糖色,里面摆满瓷制的碗碟和各种佐料干货;长长的大理石台面摆着煮饭的锅,炖汤的砂锅,还有上火快,轻巧又可以掂勺的炒锅;那里有方便洗菜淘米的水池,可以摆物什的不锈钢架子,厚实又耐用的铁木的砧板,还有那些做美味用到的刀具,器皿,工具,不管是捣蒜泥的,还是刨土豆丝的,淘米的箩子,刷锅的棕丝圈,大大小小,长长短短的都很齐全,有的我不一定经常用到它们,但是我喜欢它们很齐全的样子,每一样都是厨娘用心淘到它们,把它们一件一件拎回家,在心里标识着它们辅助美味的功能,它们总向我眨着美色的眼波,希望我去宠幸它们,让它们亲密接触那些美妙的食材。

?如果厨房是厨娘的工作室,那么这张大餐台就是厨娘的工作台了。它摆放在厨房的中央,可以在上面摆放制作时的各种食材,工具,碗碟。然后,厨娘一边翻看着食谱书,一边又心灵手巧地配制着佐料,调汁,转身去锅台操作,一把好刀任我挥洒自如,丝、条、段、片、丁;一口好锅,守着火侯,任我炒、爆、炸、溜、炖,烹小鲜,卤老味,煨浓汤,红烧肉,炝脆爽。不用想别的,很愉悦,烹饪着厨娘的心思,绘制着自己的美色。

天黑了,饿了吗?回家真好,有一扇窗,有一盏灯,有热饭热菜等着你,吃饱喝足,打着饱嗝,嚷着减肥,闹腾一会,洗洗涮涮,安稳地进入黑甜的梦乡里。

晚餐就该是每一天饱暖安稳的最佳表现。

暖心暖胃一碗汤

我先来说说晚餐的汤,饭前喝汤,不但暖心暖胃,还将麻木的味觉唤醒,将心胃浸润,轻轻抚慰那白昼下的烦躁不安,下面介绍几款又清鲜,又减脂的晚餐汤,还有厨娘的心思。

清泉舌上流:人参梅肉清盅汤

地头的人参开花了,抽长的细茎上开着细碎玲珑的小玫点,碧绿油润的叶子在地面铺展着,一簇一簇长在不显眼的地方。当菜园管理员吴大叔乐呵呵告诉我,这是人参哦。我竟然不相信,人参怎会来到这平常的菜地边,而且我们一直以为是杂草,它不停地冒出来,我们总是不让它占我们稀有田地,它们只好在地沿边委屈地生长着。按理说,它应该长在大山里,稀罕地生长着,人们像探宝般地在森林里找到它,它们山珍般的人形根,总让我们联想起精灵般的人参娃娃。

说起这人参来历,吴叔遥望远山,感慨万端,说起很久远的大山里的故事,那段令他难忘的动人经历,他将所有种子,都撒遍菜地每个角落,但大家终没有耐心等待人参成精,久而久之,菜地种着一年四季不断更新的叶菜瓜果,人参便挤到地头沿边无人理睬了,而这人参并不骄气,只要条件许可,不论土地肥瘦,它们还是一样按节拍自在地生长着,往土里扎下根,开小花,撒种子。

吴叔送给我一把被人们从田边清理出来的小参根,沾着土,黑乎乎的。他说,可能味道还没有来劲,但很清甜,用点瘦肉清蒸,很清补。我被这“清”字感染,寻觅山野清风般的仙踪。

回到家,我将黑乎乎的土根洗净,却是令人惊艳的,白嫩丰满的腰肢,玲珑有致的体形,没有丝毫在土地里憋出来的粗黑,反而是清丽可人,妙不可言。

唯有梅花肉(猪肩胛肉滑嫩鲜香)才配这等纯朴的食材,将肉切块,用沸水飞水去肉腥味,再将洗净的参根放入瓷盅中,加入两碗清水,将盅加盖放入锅中,隔水小火清蒸二小时,取饮时撒点细盐。

我期待着人参与梅花肉在盅里邂逅,在激情中耳鬓厮磨,水乳交融,用时光熬煮这平凡的食材,让美味拥有无限的可能。

当我揭开盅时,一股草木仙气扑面而来,神清气爽起来,像是山林中吹来的富含负离子的雾气。吹散仙气,呡一口,先是肉香醇厚,入世,接着又清津回甘,脱俗。突然有了诗境般的美味享受,明月松间照,清泉舌上留。

晚餐时,我虔诚地给每人呈上这碗诗意般的仙汤,让他们唏嘘惊叹,太鲜美呀,这就是人参汤呀!真是田边那棵不起眼的草根呀?!

一清二白的豆腐丸清汤

总觉得晚餐前的一碗清汤,会清风般拂去烦躁和喧嚣。

于是,我把那充满欲念的肉色化解,把性感的肉末再剁细,把白嫩的水豆腐用纱布包好,碾碎后挤干水分,将荤素搭配在一起,再加点胡椒粉和少盐提味,搅拌。

锅里的水开始咕嘟咕嘟叫着,我开始将一小坨柔软的家伙抓在手掌心,握紧拳头,把它们从虎口挤出来,它们一个一个 “嗖”地掉到热水中,圆溜溜地泛着嫩白,在水里你挤着我,我挤着你,浮在水里,接着,你可以抓把青菜,如果喜欢芫荽的也可采点香头。淋点香油,撒点细盐。一清二白,清清爽爽,咬一口豆腐丸,无力感油然升起,那个嫩滑,入口即化,满口的豆腐素香又似乎隐约着柔若无骨的性感,再夹一筷头的青菜,再去追忆刚刚滑入咽喉的鲜味,却发现已无处寻觅,唯有再呷一口那豆腐丸,含在口里慢慢吮吸这嫩,这润,这荤素之间的那份融洽,喝口清汤,看这白绿分明,品这清淡鲜嫩,生活如此,现世安稳。

诸如此类的清汤,我还会根据家人的各阶段状态需求,突然就有了美味的创意。

明媚如春,清火明目的枸杞叶咸鸭蛋汤,最简单,扯点枸杞嫩叶,水开汆入,再将生咸鸭蛋打散,冲入开出蛋花,绿油油的菜叶,泛着黄白的蛋花,捞起一碗春天的油菜花,心中也如阳春三月,浪漫极了,忽然,心里明媚,眸子清澈。

心灵鸡汤,像鸡汤一样浓浓的冬瓜鸡蛋汤,这是帮鸡蛋实现美味成长的汤,只有把鸡蛋整个在油锅里先煎,再加水用时间熬煮,再加入冬瓜片掺和,再熬煮,就这样用烈火和时光来煎熬,才让鸡蛋精粹成鸡汤一样的醇香。而冬瓜这随和的家伙,也吸足了鲜汁,让自己不再清淡,多了几分道不明的清欢。而那奶白色的汤自然也水乳交融起来,成长为一碗真正的心灵鸡汤。

儿子给厨娘的大赞:我老妈,把清水萝卜都能煮成美味。厨娘热泪盈眶地喜欢此评语。

合家欢的火锅

晚餐中最有气氛,特有包容心,专治各种饥饿的美食,当属火锅。当然,天冷最佳,北方飘雪时,一家人暖和和地围坐在一起,个个热情洋溢,在热汽腾腾中飞筷下锅打捞各种猎物,那个热闹,喜庆,天天过年的感觉。南方也适宜,各种打边炉,取得就是那个在一起的温暖。

大快朵颐,羊肉萝卜火锅

那天,气温骤冷,刮起大风,在菜市场,我逆风而行,转角处,遇到买羊肉的大爷大妈,他们佝偻着,在风中颤抖,面前摆着一破旧课桌,上面铺着干净的纸箱皮,纸皮上还剩下一条羊腿。他们坚持着,用祈盼的目光,等待着买主把它们赶快买走。风中的买主们已无心流连,匆忙躲进遮风挡雨的店铺里。我瞥了一眼那羊腿,在风中有点凄美,但依然能让人窥见那壮硕的肌肉纹理,大妈迎上来,笑容绽放,眼光灼热,我立即想起那充满温暖和爱意的羊肉火锅。如风般,我拎起那注入爱心的羊腿,让大爷剁成大块,付了款,飞奔回家,大爷大妈也收拾家伙,火速地在风中流逝。

我想好了怎么处理这羊肉,家里早就有萝卜等着它们一样。将羊肉块丢入沸腾的水中,加姜,加几块萝卜块,加点料酒,煮沸,洗去它们在俗世的膻腥和浮末,捞起沥干,还原它们在草原自由奔放的气息。

白萝卜、胡萝卜、红皮萝卜,厨娘喜欢它们长得不一样的萝卜样子,把它们滚刀切大块,再准备北方汉子般的大白葱一根,在窗台取根晾干的红辣椒,抓把花椒,黄姜连皮整块拍扁。一切都是粗放的状态。

于是,我开始在厨房拿着铁铲放羊了。将羊肉块用小火慢慢炖,慢慢煨,将辛香的佐料味喂香它们,煨软它们,然后放入各种萝卜块,用羊肉的鲜美喂足萝卜们,不知道羊吃萝卜,还是羊汁哺乳着萝卜,总之,当它们盛入火锅,在鲜美的浓汁中“嘟噜嘟噜”私语时,充满了禅意。那肉的软烂正好,在齿间有肉纤维的韧性和弹性,又有可以咀嚼撕烂的熟度,满口的肉香,十分的满足,来不及细嚼慢咽,像是从喉舌深处有股狼吃羊贪婪的食欲本能在招唤,一口将肉噎下,挺大块,囫囵吞枣,在喉道哽噎一下,好实在的拥有,一直实实在在塞到胃肠中,整个过程都是一种拥它入怀的满足感。肉欲不能再失控了,又捞一块喂足羊鲜味的萝卜,这欲望反而更强了,有点欲罢不能的想念,突然明白,为什么灰太狼,红太狼,心心念念的就是要吃羊,于是我会回来的!又哽噎一大块美味羊肉。

就这样,一大锅羊肉萝卜,在一大家狼吞虎咽的抢食战斗中结束,接下来,大家捧着肚子,打着饱嗝,开始像羊儿一样矫健,周而复始地减肥运动。

总之,胖鱼头豆腐火锅,三鲜火锅,等等,只要把锅底搞掂,各种蔬菜什菌菇什么的,都可以来沾光,扔到火锅中都是美味的样子,接着,这个黄昏,天色近晚,我们开始出海搏鱼,打捞我们的美味,收获我们小小的幸福。

三菜一汤,幸福像花儿一样

晚餐,也可弄成三菜一汤经典套餐,不管那一款,厨娘都把它们摆弄成花儿一样,红肥绿瘦,雨打芭蕉,妾情郎意,母爱泛滥,厨娘给出几组禅意食谱:

煎两条黄花鱼+炝莴笋丝+清蒸南瓜+蛋花紫菜汤=这叫春天在哪里;

滑溜鲜鸡翅+土豆丝炒肉+蒜蓉生菜+龙骨莲藕汤=这是在天上飞翔的滋味;

清蒸海鲈+小炒青椒香干+溜奶白菜+韭菜末蒸水蛋=这是在水里翱游的感觉;

酱骨架肉+红烧肉焖家乡笋干+什锦西兰花+清炒番薯叶=这是家乡悠远的味道;

青椒肉丝+蚝油淋芥兰+蒜蓉生菜花茎+一清二白的豆腐清汤=这是清白人生的自在;

猪蹄焖花生+奶白菜梗炒香干+油渣炝青菜叶+米饭锅蒸红薯=这是脚踏实地的充实;

诸如此类,原来食物可以造就无限美味的可能,如同我们的生活,充满了新意和爱意。

厨娘心思,用那些活色生香的美味,呵护滋养着家人们的美好关系。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 地三鲜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 标签: 美食  厨娘  晚餐  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随机文章
热点关键词